第5章 见到父亲

第5章 见到父亲

在家里陪了妈妈三天,这三天里妈妈和宁安安说了很多的事情,她的身世,她的父亲。

    宁安安知道每说起一件往事对母亲都是一次伤害,但母亲还是选择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而且不曾有半点指责那个男人的话语。宁安安知道,在母亲决定让她回宁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打定主意把过去所有的错事都揽到她自己的身上,让宁安安能安心的回宁家。

    母亲的话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这其中有多少真假宁安安都明白,只是没有揭穿而已。

    其实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宁安安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她不会感动也不会愤怒。

    对于一个只给了她给了她生命却人来没有关心过到,到头来还一心想着利用她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配做她的父亲,这样的男人也不配让她动怒。

    这日清晨,宁安安正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宁家的管家再次登门。

    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宁安安笑了笑,她知道老管家是来接她去见宁正阳的,她知道她将会在今天见到她的父亲,那个说好会好好的补偿她,最后却把她当成一颗棋子,一颗为了宁淑贤问路的棋子,等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一点也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一点也不顾念父女之情。

    “大小姐好!”老管家走到宁安安的面前,轻声问好,语气十分的恭敬。

    前世在宁家也只有眼前这位老管家对宁安安算得上好,真正的把她当成宁家的大小姐,其他的下人们最多只是表面上应付她两声,背地里总是对她各种各样的抵毁。

    宁安安看了一眼老管家,历史正在一步步的重演,这只是故事的开头而已。

    见宁安安没有说话,老管家轻声的说:“夫人应该把你的身世都告诉你了,现在老爷想见见你!”

    听着老管家的话宁安安抬起头来,假装惊讶的说:“见我?”其实心里却满是讽刺,如果不是她还有点利用价值的话宁正阳又岂会想到她?可惜前世的她一点也没有看明白,当时还感动了好久。

    想到此宁安安只觉得前世的自己还真是愚蠢无比,一个能被遗忘二十年的人,又怎么会被突然想起呢?

    宁安安并没有跟老管家寒暄什么,跟妈妈说了一声后,跟在老管家的身后出了家门。

    坐上车后看着车子一路往郊外行驶,直到最后开到一间小屋前才停了下来。

    看了一眼周围的一切,宁安安默不作声的跟在老管家的身后,走了进去。

    那只是一间很小的木屋,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走进去后却能看到里面一应俱全。宁安安知道那是她的妈妈和宁正阳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后来宁正阳买下了哪里,然后建了那间小木屋。

    前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宁安安还感动了好久,觉得虽然妈妈没能进入宁家,却得到了父亲的爱,现在想来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

    宁正阳这辈子没有爱过任何人,他爱的只有他自己而已,之所以会买下这个地方,可能只是想要买个心安理得,让他在抛妻弃子后仍能心安理得的活着。

    “老爷,小姐来了。”走进小屋,老管家低头说。

    宁正阳,四十出头的年纪,但岁月似乎特别的优待于他,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头黑发微微向后梳,脸上带着厚边眼镜,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严肃的中年大叔。

    屋子里,宁正阳正端坐在椅子上,听到老管家的声音后才抬起头来,看了宁安安一眼后,说:“坐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宁安安特别的想笑。一个父亲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个二十年从未见过的亲生女儿,说出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真是可笑?

    宁安安乖巧的在宁正阳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宁正阳的双眼正打量着她也不害怕,而是抬起头来与之对视。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如果连宁正阳都怕的话,那接下来她要如何生活、如何报仇,难道还要像前世一样在张美惠和宁淑贤面前苟活吗?不,她绝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如果真是那样她又活过来做什么?

    “你和你的妈妈这些年过得好吗?”宁正阳有些坚难的开口,在说到宁安安的妈妈时眼中还闪过一丝的内疚。

    听着宁正阳的话宁安安只觉得讽刺无比,她们过得好不好他会不知道吗?二十年,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她和妈妈每天都在为了生活而劳苦奔波着,而他却每天锦衣玉食,现在既然来问她们过得好不好?她们过得好不好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既然从来没有想过要认她这个女儿,那又何必来招惹她,就当她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亲手把她推下地狱,还说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心中百转千回,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很好!”不是宁安安不想抱怨,只是她知道抱怨是没有一点用的,而她对宁正阳的恨也不会因为几句抱怨就消失,她一定会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

    宁安安的话让宁正阳明显一愣,可能没有想到宁安安会说出这样的话吧,半响才道:“你和你的母亲很像。”

    像吗?

    她的妈妈一辈子都是那么的善良,那怕被宁正阳无情的抛弃也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说过宁正阳的半分不是,总是说一些善意的谎话来欺骗她,为眼前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找借口。她又岂会和她的妈妈像,又岂能和她的妈妈像,她的重生就是为了报仇,心中早已经没有半点善良可言了。

    前世就是可笑的善良跟愚蠢害了她,重生后又岂会让自己走上当初的老路?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刚出生,当时我手里抱着你,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如今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你……”宁正阳沉浸在往事里,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忧是喜。

    “如果您找我来只是为了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去了,妈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宁安安打断了宁正阳的话,她不想听到宁正阳的这些话,这会让她觉得宁正阳是一个好父亲,可是一个好父亲又岂会把自己的女儿送下地狱?

    看了宁正阳一眼宁安安起身走了出去,她一分钟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这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男人,可是却亲手毁了她的一生,她不会原谅他的,永远不会!

    也许她应该假装笑意的迎和宁正阳,这样可能她回到宁家的日子会好过一点,至少表面上会好过一点,可是她做不到,只要一想到宁正阳前世对她做的事情,她就恨不得能亲手杀了宁正阳,那怕这个人是她的父亲。

    “你什么态度?”宁正阳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就算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也是处处小心的讨好着他,宁安安算什么,竟然敢挑战他的权威?

    宁正阳的话让宁安安一阵讥笑,然后回过头来,双眼凛冽的问:“您觉得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您,我的父亲!”

    这个男人亲手毁了她的幸福,亲手把她送下地狱,现在却来找她要态度,他觉得她应该什么态度?难道像前世一样感恩戴德,感谢她能找到她,感谢她能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真是可笑至极。

    看着宁安安渐行渐远的身影,宁正阳半天回不过神来。调查的人不是说宁安安极其胆小怕事,在人前总是唯唯诺诺的,除了善良以外一无事处吗?他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决定把宁安安接回宁家,而不顾外界的舆论。

    宁正阳不敢相信这会是调查人口中说的胆小怕事的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极有主见,事非分明的人,而且眼中对他还有非常明显的防备。

    想到此宁正阳双眼一凛,叫来门外的管家:“去查查,这丫头怎么回事?”

    老管家不明白自己家老爷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宁安安是宁家大小姐这是毋庸置疑的,还有什么要查的呢?但见宁正阳心情十分不好,忙回答了一声退了出去。

    出了小屋后宁安安一个人走在郊外的路上,刚才来的时候是坐车没有发现,此时才发现,原来她此时所在的地方是西效,若是走回去的话可能要走到天黑了。

    看着郊外秋景如画,宁安安却是一点也欣赏不来,早知道这样刚才她就不跟宁正阳吵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又何必急在这一时,还害得她要走回去。

    一步一步脚印的往来时的路走着,想着前世今生。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宁安安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回想着自从进入宁家后自己的人生,想着前世的十年时间里,想着她疯了的那三年,想着她被人欺辱、践踏、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不能反抗。

    宁安安银牙紧咬,这一切都是宁家人造成了的,这一切都是宁淑贤和陈俊宇造成的,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她定也要让他们偿偿那种被人践踏而无法反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