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初见(2)

第2章:初见(2)

见李锦夏还是无动于衷,代幕寒慢慢坐下,随后就说:“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能付出生命,足以证明,很蠢。”

    李锦夏抬起头看了代幕寒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里,却满是坚毅。

    蠢吗?

    刚想到这个问题,忽然一阵尴尬的声音响起,拉回了李锦夏的思绪。

    她低头看了眼,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声音居然又出现了,还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

    该死,李锦夏暗骂一句。

    然而,听到这个声音的代幕寒总算是被拉回了一丝理智,跟着就问:“饿了?”

    李锦夏抬起头看着他,目光微微有些闪动。

    从昨天一直到现在连水都没有喝,不饿才怪!

    “你可以不说你的名字,但是,饭总得吃吧?”说完之后,代幕寒立刻让人端来了几样东西。

    香喷喷的猪蹄还有红烧肉,以及李锦夏最喜欢吃的干锅鸭。

    李锦夏喉咙滚动一下,莫名的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能够掌控自己的思想,这些东西,都是她喜欢吃的。

    肚子的抗议越来越大,李锦夏有点无奈自己的不争气,可是面对食物,她仍旧一点抵抗力不一样。

    落入了代幕寒的手里,还要饿肚子,岂不是自虐吗?

    看见李锦夏单独思考的样子,如同在做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代幕寒的目光终于柔和了点。

    “想吃吗?”代幕寒声音带着几分诱人,随后,又让人上了汤。

    李锦夏慢慢的靠近那盘食物,任何时候,填饱肚子才能报仇,才能逃跑。

    犹如猜到了李锦夏的心思,代幕寒笑着说:“不吃饭,哪里有机会去找他们报仇,你说是吗?”

    李锦夏一脸诧异的看着代幕寒,忽然之间有点猜不透他。

    难道说,他真的能够掌控自己的思想?

    “是。”李锦夏点了点头,刚要朝着食物扑去,谁知道,代幕寒却忽然撤走了。

    李锦夏回神,跟着就站起来,愤怒的和他对视:“你耍我?”

    “哦?”代幕寒故作不懂,似乎是觉得李锦夏有点忙冒犯了自己,眉头不悦的皱了一下。

    几个佣人会意,又上前迫使李锦夏跪下。

    李锦夏有点憋屈的垂着双手,跟着就问:“要我怎么做?”

    代幕寒听到这句话,有些惬意的勾起唇,看来还不算是太蠢。

    窗口的一抹光倾斜,刚好落在代幕寒身上,此刻的他,显得无比的高贵,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倾羡。

    “这样,既然你不说出自己的名字,我给你重新取一个?”代幕寒饶有趣味的说着。

    李锦夏听到这句话,一阵谨慎,跟着,她就问:“什么?”

    “看在你这么蠢的份上,不如就叫二哈,怎么样?”代幕寒说完之后,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近嘴里,味道似乎是还不错。

    周围几个佣人,听到这个名字以后,把头埋的更加低。

    这种名字也能取的出来,看来,少爷这次是想把李锦夏当成动物养了。

    不过,仆人和动物之间也差不了多少。

    再说了,成为主人感兴趣的动物,是她的荣幸。

    李锦夏不能接受这样的名字,可是,她还要继续活下去,刚刚,她已经见识了这个男人的腹黑,如果自己继续抵抗,估计,他会直接断了自己的食物。

    思考了许久,李锦夏才点了点头,之后,直接过去,拿起筷子开吃,那个模样,犹如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代幕寒没有时间和李锦夏多耗,李锦夏还在吃东西,他就已经出去了,毕竟,处理完了莫辰鑫的事情,他比谁都高兴。

    等到代幕寒走远,李锦夏也吃的差不多了,佣人多多少少也散了点。

    李锦夏吃完之后坐在一边,刚刚东西太多,而且自己又太久没有吃东西,一下子有点撑住。

    然而,这份安逸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在李锦夏吃完饭以后有点想睡觉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人站在李锦夏面前,以骄傲的口吻说:“以后,你跟着我,有些事情,我会教你。”

    李锦夏抬起头瞥了她一眼,听到她的话以后,紧紧咬牙,刚刚吃完东西以后的好心情,全部被破坏。

    “怎么?不明白?”佣人的眼底已经出现了一丝的威胁,这么久以来,李锦夏还是第一个敢反抗她的女仆人,如果被自己抓到短处,一定好好教训她!

    李锦夏盯着佣人的眼神看了一会儿,心口的愤怒和报复已经油然而生,但是,她这个时候只有顺从,代幕寒说的好,只有活着,才可以去报仇。

    莫辰鑫,杨舒涵,为什么要那么对她?

    “是。”李锦夏略微谦卑的低头,回答了女佣的话。

    女佣听完以后,嘴角微微勾了勾,似乎很是满意。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李锦夏跟着带她的人,熟悉了城堡里面的路线,以及各个区域该负责的事情,而她,却因为刚刚来,又是个仆人,只能去照顾马厩。

    知道这份工作的时候,李锦夏的拳头都已经气握紧了几分。

    代幕寒喜欢骑马,对他的马,可以说是用“爱护”两个字来形容,所以照顾他的马,必须要有专人,怠慢不得。

    但是因为动物不比人,吃喝拉撒全部在一块儿,有时候偶尔发发疯,对人还会有危险。

    李锦夏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东西,因此,内心抗拒又担心,来马厩的过程中,一直都是奄奄的,提不起一点精神。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佣人往后看了她一眼,跟着就说:“马厩到了,这里总共六匹马,你以后必须尽心尽力的伺候,要是马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别想置身其外,知道吗?”

    佣人最后的话加重了语气,如果是胆怯的人,必然不寒而栗。

    李锦夏抬眸看了她那嚣张的模样一眼,随后就说:“知道了。”

    “嗯。”佣人得到李锦夏的回答,才算是有些满意,微微点头以后就离开了。

    初夏的天气,虽然不是最热,却总让人身上黏黏糊糊的。

    李锦夏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那六匹马,而可笑的是,那六匹马也正看着她,双方形成了一个平手局面。

    李锦夏暗自叹了口气,抬腿走近马厩之后,才发现,原来马也可以过的这么好。

    她顺手拿起一只专门顺毛的梳子,居然是羊白玉的材质,马身上套着的装饰品,金银相间。

    李锦夏暗自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皇宫。

    一匹马忽然之间叫了一声,引起了李锦夏的注意,李锦夏看过去,发现居然是一匹米白色的小马,全身上下的毛发十分的有光泽,大大的眼睛此刻也眯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在笑着跟你打招呼。

    李锦夏:“……”

    因为那匹马是最小的,同时也憨态可掬,李锦夏走过去以后,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好奇的问:“小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小马驹忽然之间就吐出了舌头,打算往李锦夏身上去,还好李锦夏反应快,立刻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