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年

第4章 一年

不久,整个范家一片鬼哭狼嚎。

    可惜,王福寿愣是执行范语曼的命令,不管他们怎样闹腾,还是被赶出范家。

    看着这一阵仗。

    整个范家的佣人一个一个都噤声了。

    他们不明白,为何范语曼只是结婚,为何人变化会这么大?

    难道是因为范语曼结婚,范家在老爷子范弘毅的命令下,一个人也没有出席,为此,惹怒了范语曼?

    想到这个,他们开始害怕。

    刚才范语曼的态度,他们是看到了,范弘毅下了那样的命令,岂不是……

    “你们一个一个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关门!”

    王福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跟着忙碌起来。

    随着大门缓缓关上,阻断了外面那些贪婪的视线,王福寿看着眼前的一切,早该在二十年前就该发生的事情,一直拖到现在,好在,范家也算是真的安静了。

    可是,想到昏迷人被人扔出去的范玲,她的举动很不正常。

    这时,来到爷爷卧室门外的范语曼。

    带着坎坷的心,不知道开口该说什么,不知道爷爷的身体到底怎样了,几天不出房门,连吃喝都不曾,再硬朗的身子骨,也会抗不了。

    范语曼不明白的是,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何还要逼着自己嫁出去?

    想着,想着心里很是复杂。

    似乎在她的面前有太多解不开的疑惑,让她头瞬间大了。

    “可是九儿在外面?”

    九儿是范弘毅、爸爸、妈妈对范语曼的昵称。

    久违的声音还是那么洪亮,让范语曼经历生死之后,听到这个昵称,一下子激动了。

    “爷…爷爷……”这一刻,才知道爷爷曾经对她说的那些话都是至理名言,只是,原来的她不懂,当她真的懂了,却已经晚了。

    激动的范语曼想要推开门走进去,就在这时,再次听到了爷爷传来的声音,不过,那话,让她的脚步硬生生的落在原地。

    “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范弘毅说完这话,原本从门缝中看到微弱的亮光,一下子变黑了。

    这个黑暗,给范语曼带来前所未有的恐惧。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见到爷爷的机会?

    不过,转念一想,爷爷的身体不好,已经变成鬼的自己,对爷爷的身体更不利。

    只是,看着眼前的门,她却久久没有下一步动作。

    ‘你呀,不用担心那个老头子,他死不了。’熟悉而又诡异的男声再次响起。

    范语曼瞬间睁大眼睛看向周围,看了一圈,并不知道那黑袍鬼在什么地方,不过,范语曼却咬牙切齿的低声开口,“你怎么跟来了。”

    原来这个黑袍鬼果然在惦记着范家,只是不知道已经做成鬼的他,到底图谋范家的什么?

    ‘死丫头,你真的太小看你~爷爷我了,那些东西,对你们人有用,我都已经死了,再多的钱,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范语曼看着眼前的门,悄然的退后几步,确定爷爷不会听到的时候,她这才再次开口,“你到底想要什么?”

    是自己大意,让这只鬼跟着到来,现在范家这么乱,如果再加上这只鬼,恐怕事情会更难办。

    再就是,她现在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只鬼,断然不会永远的待在范家,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她的头七,再过几个小时,她也许就会永远的从这个范家消失,原本对这个家有太多的不舍,可,这个时候还留着一只鬼在范家,显然对范家不利。

    随着范语曼话落下不是很久,随着一团雾气涌~出,范语曼死死的盯着眼前,看到真的是黑袍鬼的时候,她努力控制自己,明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鬼的对手,可,她还是想要冲上去,哪怕是鱼死网破,她也不会让这鬼好过。

    黑袍鬼看到范语曼这模样,突然那嘿嘿的笑了,随着他的笑声,周围涌~出一团一团的黑气,就连刚从外面进来的王福寿,在闻到这股黑气之后,一下子倒在地上。

    范语曼害怕了,她直接冲着黑袍鬼而去。

    正在范语曼想要动手的时候,她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吸力直接吸到了黑袍鬼的面前。

    这一刻,范语曼清楚的看到在斗篷下面原本有五官的地方,真的是黑乎乎的一团,似乎是一团黑气撑起的衣服,范语曼心底颤了颤,紧接着感觉到自己身子瞬间被抛起,眼看着自己的身子直接穿过层层别墅,身子一下子升到半空中,在范语曼还没有缓过神来,身子再次急速下降。

    随着啪叽一声,范语曼被狠狠摔在了地上,而且还是头先着地!

    原本在她的身子穿过噌噌别墅的楼层,她感觉不到一点痛,在落地的瞬间,脸上却火辣辣的痛。

    像是要毁容似得。

    范语曼彻底懵逼了!

    她清楚的感受到,鬼和鬼之间的不同。

    看着眼前的黑袍鬼,只是看到一个黑色的大袍子,根本看不到人的半丝面貌,可,她却真是的感觉倒在自己太弱了!

    似乎有些不服输,似乎,心底的那份傲气被激发出来,她艰难的爬起来,努力不去在乎她的脸,看向眼前的黑袍鬼,想要再次冲过去。

    可惜,黑袍鬼连动都没有动,她的身子再次被无情的摔倒在地上。

    这次,范语曼没有起身,反而是坐在地上,仰头看着眼前的黑袍鬼,“说吧,只要不侵犯我范家的利益,不伤害我范家的亲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在实力面前,不得不低头。

    不过,她并不是没有底线的鬼。

    “呵呵,原来你还有脑子啊?”

    范语曼安静的等着黑袍鬼讽刺之后说到事情的重点,可惜,鬼在讽刺她之后再也没有下文,就在范语曼心里坎坷,看来,今天她今天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黑袍鬼的袖子突然抬起,范语曼看到这动作,心里一颤,看来下死手了,怎么办?怎么办?

    情急之下,扑上前,想要趁着对方出手之前动手,可惜,因为高度的问题,她没有碰到黑袍鬼的袖子,反而碰到了袍子的边缘。

    只是,她的身子瞬间扑倒在地上。

    这一刻,范语曼的大脑终于明白一点,这个黑袍鬼真的只是一个袍子,没有实体。

    认清差距后,范语曼趴在地上,许久没有下一步动作。

    不过,她心底却在盘算着,是否一把火烧了这个袍子,是否这黑袍鬼也会跟着消失了?

    好在,这时,黑袍鬼终于发话了。

    “死丫头,你~爷爷我好心让你活过来,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怎么说我也是……”黑袍鬼正要说着,突然听到旁边卧室传来的动静,身子紧跟着一颤,连下文都没有了。

    趴在地上的范语曼还以为黑袍鬼是在故意吓唬自己,为此,她大气都不敢喘。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死人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可,爷爷不行。

    “咳咳……”黑袍鬼抬起袖子在应该有嘴的位置挡了一下,再次看向范语曼,语速快了许多,“看到你脚上的那双高跟鞋了没有,只要你穿着,一年之内,不会有人知道你死了。”

    这时,范语曼才发现脚上的黑色高跟鞋。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鞋子,一直以来,她都穿运动鞋,为何自己的脚上会有这样的一双鞋子,是什么时候穿上去的,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一时间想不通,抬头想要向黑袍鬼问清楚的时候,这才发现,黑袍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原本心底的疑惑还没有解开,此刻又加上一个,简直是猫儿挠心般的难受。

    看着鞋子,想到刚才黑袍鬼说的那话‘只要你穿着,一年之内,不会有人知道你死了。’

    难道这就是那些人看到自己时,没有一副见到鬼该有表情的原因?

    难道,自己还有一年的时间?

    想到这个,范语曼不是很肯定,不过对黑袍鬼,她突然觉得并不是那么可怕,至少,他帮了自己!

    一年!

    其实,一年可以做好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