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死亡森林

第6章 死亡森林

一天后。

    范语曼被爷爷‘赶出’范家。

    范语曼坐在车里,看着爷爷范弘毅凝重的侧脸,她知道,自己被仓促被赶出‘范家’和昨天景子轩的到来有直接的关系。

    至于为什么爷爷会有这个决定,她不知道,但这一刻,她愿意听从爷爷的安排。

    说来,非常可笑,爷爷从小开始,总是苦口婆心的劝她做一些事情,当初的她还觉得爷爷太冷血,可,现在,她却觉得,哪怕不知道原因,她却清楚的知道爷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

    可惜,她醒悟的太晚,直到死了,才知道爷爷的用心良苦。

    说来,她很是惭愧!

    安静在整个车里蔓延。

    车子一路上飞速的行驶,似乎有人在后面追赶似得,范语曼几次看向方向盘,看到飞一般的速度,范语曼的心跟着沉重。

    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景子轩,那么,景子轩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人物?

    想到这个,不免想到在景子轩差点要杀了自己的时候,爷爷脱口而出的‘小姨子’。

    “九儿,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只要记住,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眼看着快要到死亡森林,他不免有些担心,只是,他确定景子轩真的是历家的后人,他几次后悔,可,也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自己的孙女。

    努力说服自己,有那人跟在孙女的身边,应该是安全的。

    “爷爷——”范语曼一下子扑进爷爷的怀中,抱了一下。

    看着满头白发,她知道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己。

    这一刻,不管爷爷为什么有这个决定,她都会照做。

    车子缓缓停下,鲁海回头看向范弘毅,“老爷子,到了!”

    “这么快?”范弘毅有些恍惚,看了一眼车外,真的到了,微微低头,看着怀中的孙女,有太多的不舍,可,他还是摸了一把范语曼的头,扭头看向一边,逼着自己狠下心肠,“下车吧!”

    范语曼一愣,看向范弘毅的侧脸,缓缓从他怀中退出来,慢慢下车,背上爷爷为自己准备的背包,在车旁磕了几个头,冲着眼前一片茂密的森林而去。

    她不知道等待着自己会是什么,可,这一刻,她却希望照着爷爷为她规划的未来走去。

    哪怕,她早已经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只要能做到让爷爷高兴,她愿意努力去做。

    来到森林的入口,回头冲着车子大喊,“爷爷,等我回来,我要吃你亲手做的四喜丸子!”

    坐着车里的范弘毅一下子哭了。

    看着那小小的身影,他多么舍不得,几次伸手,几次开口,都想要把自己的孙女留下。

    可,想到孙女现在的情景,离开是对她最好的。

    “吆,没有想到你也会哭啊?”

    一个声音突儿在车里响起。

    原本在前面充当司机的鲁海,此刻趴在方向盘上,似乎睡着了。

    范弘毅冲着旁边,也就是刚才范语曼坐的地方,开口,“你最好保护好她,要不然我让你……”

    ……

    这时,范语曼走进森林,原本还是白天,可,在她走进这个森林之后,天一下子黑了。

    范语曼的脚步遽然停下,看了一眼四周,一片漆黑。

    这种漆黑让范语曼感到害怕,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抖。

    也许她已经是个死人,下意识的觉得,黑暗和死有太多的联系,让她身子忍不住开始颤抖。

    看着周围的漆黑,像是一个大洞,只要自己稍微一动,就会被大洞吸进去一样。

    心里越是害怕,不敢有任何动作,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到在她的面前闪过一丝亮光,很快,可,范语曼还是发现是从爷爷送给自己那串佛珠发出。

    这一刻,似乎爷爷陪伴在她的身边,那种打从心底对黑暗的恐惧,渐渐好了许多。

    鼓起勇气,抬脚往前走。

    走着,走着,范语曼渐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跟在她的身后。

    没有回头,没有声音,可,她心底就是有这样的直觉。

    这时,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

    按理说,在这样的大森林中,就算是在夜晚,也该有些虫鸣的声音。

    可惜,这里一切都没有。

    如果不是自己的呼吸声,她都以为是在一个静止的空间。

    越是这样,对这个地方,越是打从心底有种恐惧。

    这种恐惧还在不断的蔓延。

    当人心底的恐惧开始泛滥到不能承受的地步,当她怎么也控制不住心底的颤抖,让她几乎想要逃的时候,突然,爷爷的笑脸出现在脑海中,原本被黑暗笼罩的恐惧,渐渐有些裂痕,当她鼓起勇气,再次看向周围的时候,却发现,也不是那么黑,至少,似乎能看到近处一些模糊的影像。

    恍惚间看到不远处有一座石桥。

    上前走了几步,确定真的是石桥,只是,就在这时,才发现在石桥上有人。

    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

    女人正好蹲在地上,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范语曼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白色婚纱的下面竟然布满了血迹。

    似乎这一幕看着有些眼熟,努力回想,忽然脑中一个画面闪过,这时,那女鬼正好抬头,看到对方的脸,范语曼一下子愣住了。

    这……竟然是自己。

    这时,她才想起,为何会有些眼熟,只因为当初在那个墓地中那个屏幕上曾经有这个画面。

    这一刻,范语曼心里清楚,她遇到鬼打墙了。

    她努力在心底告诫自己,她已经是个死人,遇到鬼,有什么好可怕的,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个黑袍鬼。

    想到这个,看了一眼脚上的高跟鞋,再看看手中的佛珠,鼓起勇气想要当作眼前的鬼不在,她努力装作平静往前走。

    刚走了两步,女鬼竟然在眨眼间挡在她的面前。

    范语曼手中的佛珠抖了两下,周围的空气中突然涌来一股浓重的腥臭味。

    鬼使神差的,范语曼把手中的佛珠放在心口,嘴里还念叨着,“阿尼陀佛……”那女鬼竟然退后一步,范语曼大着胆子往前走,每走一步,那女鬼退后一步。

    就在快要到了桥头,范语曼努力告诉自己,只要过了这座桥,一切都会好的。

    可,就在她的一只脚抬起落在桥下,另一只脚还在桥上,这时,突然女鬼飞了起来,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

    范语曼觉得不好,她抬脚想要跑,可,在落脚的时候,却发现两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滚到她的脚下。

    觉得不好,低头一看,吓她一跳,竟然是两个黑乎乎的眼珠子。

    这一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踩下去,可是,她抬起的脚原本已经收住了,可,不知道怎的,自己的脚似乎不受自己控制似得,一下子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