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坑我啊

第2章 你坑我啊

白玉研用纤纤素手先是指了指箱子,然后指了指自己,意思就是告诉林皓,这箱子是她的。

    “你的就你的呗,用得着这么粗暴嘛?”林皓不爽的皱了皱眉。

    白玉研柳眉一竖,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话,拉着箱子,踩着高跟皮鞋,蹬蹬蹬的向着出口走去。

    看着白玉研那窈窕的背影,林皓摸了摸鼻子,这小妞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还真是个暴脾气。

    过了几秒钟,林皓看到一个黑色的皮箱被转盘带了过来,伸手将其拎了下来。

    皮箱入手,林皓立刻便是发现重量不对劲,再拎到半空中摇了摇。

    箱子里的物品互相碰撞,发出一阵阵响声。

    首先是玻璃互相撞击的声音。

    “50毫升装,用了一半的乳液。”

    “直径10公分的椭圆形镜子。”

    “……”

    “一封信。”

    林皓一件件的说出箱子里装着的东西,就好像他已经将箱子给打开了一样。

    突然,林皓眉头皱了起来,箱子里的东西基本都被他给听了出来,可唯独有一样东西,他不是很确定。

    那玩意儿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袋装洗发水的袋子,可那袋子里装的,却又不是洗发水液体。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林皓忽然联想到了一件东西,顿时瞪大了眼睛。

    毫无疑问,这箱子应该就是飞机上那小妞的了。看了看周围,早已经不见了那白色的靓影。

    林皓摇了摇头,倒也不是很着急,虽然箱子里装着一件重要物品,但他有信心能够将其找回来。

    拉着箱子,林皓缓缓的出了机场。

    ……

    “警察同志,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一定要将箱子找回来!”白玉研恼怒极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坐飞机遇到一个大奇葩也就算了,竟然还拿错了箱子。

    要知道,那箱子里可放着一份好不容易才从米国弄到的化妆品配方文件,一旦弄丢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小姐,我好像看到你的箱子了。”正在接电话的女警察突然看到一个长的十分符合白玉研口中描绘的猥琐形象的男人,正叼着一杆烟,拉着她一口黑色的箱子哒哒的向她走来。

    “美女!”林皓老远便是对着美女警官招了招手。

    “举起手来!”女警察猛的掏出枪套里的配枪,对着林皓喝道。

    林皓赶紧举起手,一脸的蛋疼,“我靠,我不就是想问个路吗,警官,这也犯法?还有,你拿个警棍当枪使,是欺负我没见过枪吗?”

    “问路?你要去哪里?”女警略微有些尴尬,刚刚习惯性的拔出了枪,却忘记自己已经不是武警了。

    但她并没有放下警棍,按照白玉研的描述,这家伙,极度猥琐,很有可能是个犯罪分子。

    要真是个犯罪分子,到时候就把他抓起来,啧啧,说不定就能从交警队调回去了。

    “哦,我想问白玉人化妆品公司在哪里?”林皓赶紧说道。

    白玉人?那不就是白玉研的公司么,这家伙要去白玉人公司干嘛?女警察眼里浮现起一抹疑惑的神色。难道他是知道拿错了箱子,准备去把箱子还给人家?

    不对呀,他根本不知道白玉研就在白玉人公司。

    哼,一定有什么阴谋。

    女警察眼中闪现出一抹浓浓兴奋之色,越看,越是觉得这家伙很像恐怖分子。

    一定要把他抓起来!

    “你为什么要去白玉人公司呢?”女警察眯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

    “找我老婆。”

    “你老婆?谁是你老婆。”

    “这个,我不告诉你。”林皓笑着道。

    “那好吧,你不告诉我也行,现在,我带你去白玉人公司。”女警察用对讲机叫来了警车。

    “谢谢你啊,这花市的警官,不但长得漂亮,还很热心啊。”林皓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对着女警察笑道。还有句话他没说,这美女警官的胸还很大。

    女警察淡淡一笑,没有说话,直接发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刺啦一声停了。

    “谢谢你啊警官美女。”林皓以为到达目的地,笑着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抬头一看,这尼玛哪里是白玉人化妆品公司,这分明就是警察局。

    我靠,警官美女,你坑我啊。

    “我怀疑你和一宗抢劫案有关,现在,我要依法逮捕你。”女警察得意道。

    “看,有灰机!”

    林皓突然指着女警察身后喊了一声,女警察下意识的回头。趁着女警察回头,林皓撒丫子便跑。

    等女警察反应过来,林皓已经快跑的没影了。

    “你给我站住!”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果然是真的,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啊。”林皓嘿嘿一笑,抱着箱子,跑的比兔子还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女警察的视线中。

    “混蛋,别让我抓到你,否则一定要你好看!”女警察气的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

    名都别墅,白玉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眉头紧锁,这都晚上了,还没有箱子的消息。

    可千万不能丢,千万不能丢啊!白玉研不断的在心中祈祷。要是丢了,她可就完蛋了。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白玉研赶紧接听了电话,是她的爸爸白天打来的,询问她的行程。

    “我已经回家了。”白玉研咬着牙道。

    “你已经回花市了?太好了,另一半的配方也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今天就能到花市,到时候两份配方合一,就能生产出全新的产品,我白玉人集团,肯定能够再创辉煌。”中年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期待。

    “爸爸,对不起,我把箱子弄丢了……”白玉研声音小的就跟蚊子似地。

    “什么?箱子丢了,小研,你知不知道那份化妆品有多么难得,白玉人能不能打个翻身仗,可就全靠它了,你爸爸我可是将一切都压在它上面了啊!”中年人的声音不但愤怒,还很焦急。

    “爸爸,你别着急,我已经报警了,一定会把它找出来。”白玉研赶紧道。

    “哼,最好把它找到,否则,看你怎么跟董事会交代!”白天狠狠的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