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就是送配方的人

第4章 我就是送配方的人

“我当然是来拿我的箱子!”林皓没好气道。

    “你等了一晚上,就为了拿回你的箱子?”白玉研惊讶道,这家伙,该不会在她家门口坐了一夜吧?什么破箱子那么金贵啊?

    这家伙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个农民工,箱子里大不了装些衣服啊什么的,能贵到哪里去?

    “喂,别以为你是总裁就看不起穷人啊,我告诉你,我那箱子金贵着呢……喂,你去哪里?”林皓话刚说到一半白玉研直接绕过了他,然后扬起高傲的头颅,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走了。

    “当然是去上班了,本总裁的时间何其宝贵,一分钟,都比你那破箱子金贵十倍。”白玉研头也没回的说道。

    林皓顿时无语,我靠!这小妞还真目中无人!

    玛德,看来箱子真被这小妞给扔了,林皓有些头疼,要是箱子落在了什么恐怖分子手里,他都能轻易拿回来,可这大河滔滔的,早不知道被冲哪里去了,想要找回来,估计没啥可能了。

    算了,就算爷倒霉。

    虽然箱子没了,任务还得继续。

    这一次,林皓直接打了辆车到白玉人公司,也不去问警察叔叔或者警察姐姐了,这花市的警察,太尼玛的不友好了,问个路都能把他给弄到警察局去。

    白玉人公司,总裁办公室。

    “谢天谢地,幸好配方还在,小研,你准备一下,等另外半份配方到了,就立刻召开董事会,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在华夏市场,打响我白玉人公司的品牌!”得知配方已经找回来,白天总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靠,还真是气派啊。”

    林皓抬起头,用手做遮阳板,仰望着这栋摩天大楼,兴奋不已。

    摩天大楼林皓见多了,可这一栋,是未来老婆的,也就是自己的,能不激动吗?

    大摇大摆的走进大楼。

    “先生,您找谁?”眼见林皓就要往电梯里钻,前台小姐赶紧小跑过来,伸手拦住了林皓的去路。

    我靠,这球好大啊,不行,看的我头晕。

    “先生,你找谁!”见林皓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前台小姐恼怒道。

    “呃,我找白玉研。”林皓赶紧说道。

    然后,并没有发生前台小姐狗眼看人低,将林皓给轰出去那么狗血的剧情,前台小妹赶紧让开了道路,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用优美的声音说道:“总裁在十一楼会议室,先生您慢走。”

    前台小姐当然不会拦林皓了,她又不是傻子,敢直呼总裁名字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哪里是她能得罪的。

    来到会议室,林皓直接推开了大门。

    当白玉研林皓两人看到对方的时候,均是一愣。

    “是你!”

    两人同时开口。

    “你就是白玉研?”短暂的吃惊之后,林皓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神色。

    “你还真是阴魂不善,竟然都追到公司来了,信不信我马上报警让警察抓你!”白玉研看到林皓,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这下轮到林皓笑了,没想到这暴脾气总裁,竟然就是白玉研,慢悠悠的抽了一根凳子翘着二郎腿坐下,然后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抽了一口,才笑着道:“我就是送配方的人。”

    白玉研正气呼呼的准备报警,听了林皓的话顿时石化。

    “配方呢?”白玉人集团的股东之一白天,赶紧起身问道。

    “配方?在箱子里。”林皓就像是大爷一样将腿翘在会议做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慢悠悠的说道,完全无视了一会议室的大人物们。

    “那箱子呢?”白天看向林皓的目光充满了焦急,刚刚林皓进来的时候,也没见林皓提有箱子啊。

    “哦,这个问题,还得问你们的总裁大人啊。”林皓笑眯眯的看向白玉研。

    “小妍,他的箱子呢?”白天看向白玉研。

    白玉研脸色十分苍白,银牙差点将嘴唇咬破,低声道:“箱子,箱子被,被我扔河里去了……”

    白天闻言,差点一个趔趄跌倒。

    “我,我以为就是一普通的箱子,谁,谁知道他,他就是送配方的人……”白玉研此时后悔死了,早知道那箱子里放的是配方,打死她也不会丢了啊。

    “小妍,你,你可真是糊涂啊!”白天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什么?配方丢了,这可怎么办啊……”

    “为了这个配方,公司可是动用了十个亿啊。”

    会议桌上的股东们顿时皱眉议论了起来。

    此时,会议室里一个个股东们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唯有林皓一个人,依旧在慢悠悠的抽着烟。

    你不是说你大总裁一分钟都比我的箱子金贵十倍吗?嘿嘿,现在急了?

    把老子推下楼,还让老子在门口坐了一夜,这下轮到你急了吧?

    林皓心中无比的爽快。

    他就喜欢看白玉研那焦急、懊恼、悔恨的表情。

    白玉研怎么能不焦急,不懊恼,不悔恨呢。这下麻烦大了,按照规矩来说,她肯定要从总裁这个位置上下来。自己才刚刚当上总裁没多久,就要下台,想想都觉得十分悲剧。

    可这不算什么,关键是,这对白玉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说,为了这份配方,白玉人公司几乎倾尽了所有。

    良久,白玉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开口道:“对不起,这次都怪我,我辜负了各位股东的期望,我自愿辞去总裁的职位……”

    “辞职?辞职就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白玉人的股票下跌,或者被迫退市,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股东们纷纷指着起白玉研来。

    面对指责,白玉研只能不断的躬身,道歉。

    躬身道歉。

    再没有之前那霸道女总裁的气势。

    这一刻的白玉研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无助,眼泪再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没有留下来。

    林皓微微皱起眉头,将已经吸光的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都特么给我闭嘴!”

    一声大吼,响彻整个会议室,甚至形成了回音。

    原本喧闹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