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进了看守所

第004章进了看守所

“诽谤?”

    漂亮女警名叫迟宝儿,闻言一声冷笑,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凡,随即用脚踢了踢林凡扔在地上的衣服,又蹙眉看了看微醉的慕卿云,说道:“你这身衣服不知两百块,该不会穷困潦倒,出来做鸭的吧?”

    牛郎?

    林凡讶然失声,嘴巴张了张,他堂堂地下世界的王者,需要做鸭混饭吃?一想到这,他就有点无语,今天晚上两次被人这样误会了。

    “怎么?没话说了?”

    见林凡默不作声,迟宝儿以为自己猜中了,当即对林凡更加鄙视,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床上这个女的也是的,长的这么妖媚,要什么男人没有?非要花钱找鸭。

    “我在想,驯服一头母暴龙应该是一件很有成就的事情吧!”林凡目光玩味地在迟宝儿身上游走,咧嘴笑道。

    母暴龙?

    迟宝儿眼神一寒,这个称呼她不是第一次听到,因为以前就有人在背后这么议论过她,所以她对这个词汇异常敏感。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说话的同时,迟宝儿面色不善地来到林凡身边,蓦然出手,一个过肩摔,嘭的一声,把林凡结结实实摔在了地板上。

    “母暴龙,你这是胡乱执法!”林凡躺在地上,假装哀嚎一声,破口大骂道,他倒没有受伤,主要是气愤,这女警打扰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对他出手,若不是顾及这是华夏国内,他早就把这头女暴龙制服了。

    其实,以他的身手,迟宝儿近身都难,更别说过肩摔了!

    “你再骂一句试试,信不信姑奶奶毙了你?”

    突然,传来枪栓拉动的声音,冰冷的枪口抵在了林凡的太阳穴位置,迟宝儿满脸怒色,霸气十足地喝道。

    林凡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冷芒,后背筋肉绷紧,做出了随时出手的准备,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套?眼角余光悄悄打量了一下其他几位警员,发现没有任何异动,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常年混迹在生死边缘,除了对危险异常敏感,他对任何事物也非常警惕,阴沟翻船,在他看来是世间最大的悲剧。

    “迟队,迟队,冷静啊!”

    其他几个警员大惊失色,连忙上来劝阻道,心中叫苦不迭,姑奶奶啊,你这是搞什么啊?枪要不小心走火了,那事情就玩大了。

    说到底,卖淫嫖娼也不是重罪,罚点钱,批评教育一下就好了,值得动枪动刀的吗?

    “迟队,他连男人尊严都不要了,出来卖的,你犯得着和这种人计较吗?”

    “对,对,迟队,这种小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好了。”

    两三个警察硬生生把迟宝儿拉开了,一个比较年长的老警员大手一挥,大声道:“带走,回局子里再说。”

    就这样,林凡稀里糊涂被带回了警察局。

    不过,到了警局,迟宝儿眼珠子转了转,闪过一抹冷笑,说道:“这家伙今天不审了,扔进看守所蹲两天。”

    下面警员闻言,立即会意,看守所是犯人和重大嫌疑人的临时羁押场所,里面鱼龙混杂,迟宝儿这么吩咐,明显是想给林凡一些苦头吃。

    “凭什么啊?我又没犯事。”对于其中的门道,林凡一清二楚,他当初还是纨绔的时候,利用这个方法整了不少人。

    “哪这么多废话?乖乖进去待着。”下面警员懒得解释,内心对林凡也有些看不起。

    三观正常的人,谁会看得起一个牛郎?

    “这小子犯了什么事啊?”送到看守所的时候,看守所的值班警察随口问了一句。

    “牛郎!迟队抓的,让里面的人照顾照顾。”

    值班警察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转身对林凡说道:“小子,跟我来吧!”

    最近中海市正在进行一场整风运动,扫黄打黑,看守所已经人满为患,床位都不够用,值班警察把林凡带到了一间八人牢房。

    但这间八人牢房已经住满了人,没有空床位。

    值班警察把他扔进去之后就不管了。

    “妈的,这些警察搞毛啊,都住满了,还往里面赛人。”一个家伙骂骂咧咧地说道。

    林凡扫了一眼,发现有五六个人正聚在一起打扑克,刚好有几张床铺空出来,他就随意找了一张空床躺了下来,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苏晴雪打一个电话,今天晚上他是回不去别墅了。

    “妈的,你小子眼瞎啊?这是老子的床,抓紧给我滚下来。”一个黄毛青年来到床前,一副老子很吊的架势,骂咧咧地说道。

    另外几个人也不打扑克了,纷纷围了上来。

    “小子,第一次进来?懂不懂这里的规矩?这里人住满了,你一个新人,有资格睡床?”

    新人注定要被欺负。

    在这里,林凡无疑算是一个新人。

    说实话,监狱他也经过,但那是关押重刑犯的监狱,像看守所这么低级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说是新人也不为过。

    “看什么看?不服气?好,那爷爷教教你规矩,看见那个马桶没有,那才是你睡觉的地方!”

    说着,牢房内的八个人都围了过来,打算给林凡一点颜色瞧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欺负新人解解闷也挺好。

    林凡终于从床上起身了,顿了顿笑道:“我看出来了,你们想欺负我。”

    “吆喝,小子不笨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错,我们就是想欺负你。”

    “哥几个,上,给这小子一点苦头吃吃,不懂规矩,没大没小的。”

    几个人摩拳擦掌,纷纷向林凡扑了过来,或出拳,或出脚。

    找死!

    林凡嘴角泛起一抹轻蔑的笑意,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一脚踢出,率先挑衅他的黄毛青年顿时就飞了出去,哀嚎不已,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呻吟。

    其他七人顿时傻眼了,拳脚僵在半空中,打也不是,退也不是。

    瞬间秒杀,眼前这厮是猛人啊!

    他们虽然都是一些小混混,但又不是笨蛋,这一脚的威力有多大,谁看不出来?

    不过,林凡却没有放过他们,将这七人一顿胖揍。

    他算是手下留情了,不然这几人能被他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