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冲突

第5章 冲突

“小磊,学校那边你不用担心了,我会让赵茹去处理,你现在也大了,应该知轻重。”林昕蕊将钱装在信封里,语重心长道。

    对于林昕蕊的说法,林磊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的意外,明显早就意识到,在学校的事母亲都清楚。

    “你不是一直想要辆车吗?以后若是上班,倒也能用得上了,妈这里有辆车,估计你会喜欢,拿去开吧,注意点儿安全。”林昕蕊从抽屉中拿出了车钥匙,顺便将给林磊买好的驾驶证也一并取了出来。

    本来自行车卖了,林磊今天过来,也是想要磨辆车的,可是没料到林昕蕊早就准备好了。

    “以后少惹事,若是闯出大祸,你后悔都来不及。”林昕蕊将车钥匙交给林磊,明显是有条件的。

    “我知道了。”

    林磊神色平静,难得给出了回应。

    “若是对资本市场感兴趣,就大大方方的来,也不用去楼下的大鹏证券了。”林昕蕊拉上林磊,示意他跟着一起出去。

    “小磊,你想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出了办公室,林昕蕊想要将林磊领到股票操盘室看看。

    “一只股票的运作周期相对偏长,不太适合我,刚刚进来的那个人,不是说什么期货部吗?”林磊有着引导之意。

    “期货部?”

    对于林磊的意图,妇人林昕蕊不免有些犹豫,作为昕磊投资董事长的她自然知道,期货投资的风险,远远要比股票大得多。

    “记得来上班。”

    到了股票操盘室门口,看到林磊也没有进去的意思,林昕蕊这才同意了他的要求。

    “董事长,你将刚提回来的那辆车给林磊了?”在股票操盘室门口等着的赵茹,明显是发现了林磊手中的车钥匙。

    “这孩子的叛逆期,远比别的孩子来得要早,到了高中,也有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看着林磊一声不响离开,林昕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即便是这样,现在放手也早了一点儿吧?”赵茹不解言语道。

    “谁说我放手了,小磊的敏锐和感性超乎常人,只有在宽松的环境下善加引导,才能将他的才能发挥出来,与其让他揣着沉重的心理负担过日子,倒不如让他快乐一些。”身为林磊的母亲,林昕蕊不但对他很了解,也相信着他。

    “才能?董事长是指……”

    想到了刚刚林磊的言论,赵茹对于林昕蕊的教育方式,不由很是讶异。

    “他在初中的时候,应该就对资本市场有着敏锐的判断,而且喜欢博弈与推演,就像自己与自己下棋一样,这孩子对于市场的见解,就连诸如咱们公司中的李旭和梁思远都比不上,现在随着他态度上的转变,相信才能也会有逐步展露的机会。”林昕蕊的笑语,甚至让女秘书僵在了一边。

    随着林磊上高中之后,林昕蕊就允许他独住,这让赵茹以为,是要对他放任自流呢。

    赵茹完全没想到,林昕蕊对于林磊人生的关注,远胜于其她天天看着孩子的家长。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林昕蕊之所以对林磊采用这种看似放任自流的方式,是因为她深信林磊的气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不同于母亲林昕蕊的期待,出了深业大厦的林磊,没用别人领,就已经在街道一侧的停车场,找到了一辆98款的进口丰田越野车。

    “4500吗?这车倒也算不错了,至少比奔驰宝马强,这时候开着也够硬派。”上车打着火之后,林磊嗡嗡加了两脚油,驾轻就熟就将越野车开走了。

    “有个车确实能方便不少,还能充充面子,这可是泡妞把妹的利器啊。”开着车回家那边的林磊,心里美滋滋的,感觉坐在车里高大尚了很多。

    不出二十分钟,丰田越野车已经在宣西小区附近,一家两层楼的火锅店前停下。

    因为早上就没吃好的关系,饥肠辘辘的林磊,只觉得都能吃下一头羊。

    “三盘手切羊肉,两盘肥牛,青菜什么的都上点儿,再来一瓶五粮液。”因为是独自一人的关系,林磊直接坐在了大厅,看到服务生来迫不及待道。

    “还是老样子吗?”

    年轻的男服务生好像认识林磊,会意笑应道。

    “快点儿,要饿死了。”

    林磊点着烟,等不下去催促道。

    尽管有兄弟有朋友,不过林磊却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不大一会儿,炭火铜炉的辣锅就已经被安排好,菜品也上了一桌子。

    旁若无人的林磊,吃着火锅那叫一个香,配上白酒吃到后来,甚至大汗淋漓,这样的情形,也难怪服务生会记得他。

    “来。”

    发现一名穿着白服的羞涩腼腆少女,在远处偷偷往这边瞅,林磊双眼一亮,连忙对她召唤道。

    “最近还好吗?”

    半瓶子五粮液虽喝进去,可林磊却笑容温柔,没有一点儿醉态。

    “还好。”

    走到近前穿着厨师白服的少女,显得有些拘谨。

    “你难道想一直在这里干下去吗?”

    林磊两年前来火锅店,就认识了清秀的少女,这两年就没看她上过学。

    “我除了做饭之外,也不会干其它的事……”白服少女并没有马上拒绝林磊,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少女的身材高挑,一双眼睛灵动妩媚,因为没戴帽子的关系,不是很长的黑色麻花辫,随意间就能流露出来自然娇俏的气息。

    即便少女穿着白服,高耸的胸房和紧绷绷的翘臀线条,也能完美的体现出来。

    尤其是少女淡淡的盈润唇线,一点点透出的醉人诱惑,甚至勾勒得林磊目眩神迷。

    “我还真需要一个会做饭,能收拾收拾屋子的人。”林磊本想说我养你,可是又怕将少女吓到。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在这儿干了。”

    少女像是受了委屈,一双眸子含泪,想要借助林磊下定决心离开火锅城。

    “若是有什么对你来说特别重要的东西,就拿上,如果没有的话,咱们现在就走。”林磊露出安慰的笑容,不紧不慢道。

    “我这就上去拿。”

    少女倒是有些焦急,像担心着什么。

    说起来,林磊虽然不正经,可是他所喜欢的人,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也不是学校的校花,而是火锅店的一个乡下小妹儿。

    两年前自从来到这家火锅店,林磊就看上了名为李红月的少女,之后一来二去的,因为他厚着脸皮凑乎的关系,也就能与少女说上话了。

    “看她的样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磊将火锅里剩下的东西捞了捞,带给人沉稳之感。

    没出五分钟,少女就已经带着一个丝带行李包,从二楼跑了下来,着急忙慌就连身上的白服都忘了换。

    “你在害怕什么啊?”

    早早结完账的林磊,起身对白服少女道。

    然而,还没等林磊带着白服少女出门,一名略显富态的中年人,却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叔……”

    李红月看到中年人,明显是受到了惊吓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将丝带行李包放在哪儿。

    “走。”

    林磊取出根烟点着,一脸不以为意笑语,根本就没将中年人当回事儿。

    “小崽子,你干什么吃的……”

    富态中年人一把将林磊推退两步,明显看出了他要带少女离开,恼火着发飙道。

    “林磊……”

    感受到林磊双眼透出野性的光华,少女有些害怕他冲动做出什么事来。

    “你躲开一点儿。”

    林磊对少女深沉的话语,让推了他一把的富态中年人都暗暗发毛。

    “都看什么呢,还不上,养你们这帮废物有什么用。”富态中年人在大厅嗷嗷喊着,想让一众服务员上去收拾林磊,壮一壮声势。

    “你特么信不信,我将你的店给砸了。”

    林磊从腰上将手机取下来,笑骂之际,已经拨通了电话。

    “喂,师父,在哪儿呢?我在名城火锅要被人弄了,你多带几个人过来。”看着有些犹豫的一众服务员,林磊拨通电话笑着码人。

    “小壁崽子,跟谁俩呢,就你这点儿小岁数,还特么想玩社会,今天我让人弄死你。”富态中年人根本就不相信,林磊能找来什么大手,丢下狠话道。

    要说林磊这样的小青年,一个冲动自己上来舞弄两下,富态中年人倒觉得有可能,不过若说找人磕一下,他则是完全不担心。

    “听我话,去一边坐着。”

    也不知道是因为打完电话,还是有李红月在身边,林磊倒是不着急了。

    “哥们,赶紧走吧,再不知好歹的话,可要挨揍了。”一名男服务员上前大力拍着林磊的后背,啪啪作响,明显就是故意的。

    “砰~~~”

    男服务员完全没有想到,林磊说动手就动手,一拳极为突然刁钻,轰在了他脸上。

    “嘣~~~”

    就在男服务员头部后仰倒退,很快鼻孔蹿血低头之际,林磊的一记上勾拳,再度狠狠擂在他的面部,直接将其打了个跟头。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上厨房拿刀,我特么非宰了他。”富态中年人暴跳如雷,说出的话当真有些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