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非要将女儿嫁给我(上)

第5章 非要将女儿嫁给我(上)

一楼客厅里大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打扮稳重,穿着居家,抓着沙发上龙珠把手,笑容满面的对着着刚进来两个人说:“坐,坐,一会儿穷儿就下来了。”

    站在一侧夹克老头一脸的恭敬,他冲沙发上的主人笑呵呵,“谢谢,谢谢!”

    坐在沙发上的是张穷的老爹张天成,张氏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站着的就是打算入赘张家的李冰。

    张天成来头大得很,他有多少钱,反正他自己都不知道,好像光管理家族财务的就有一万牲口吧?

    那个打算将女儿嫁给张家的李冰,他也是这座城市里一个公司的穷老板,虽然穷点,身价估计有个几百个亿。

    但是,由于最近投了几个小项目,一次性投进去了超过一千个亿,同时向好几家大型商业银行贷了钱,资金无法回笼,银行贷款大部分都逾期了,银行可是逐个逐个开始上门要债了,李冰才出此下策将女儿使唤来跟张穷相亲,不然谁愿意将女儿嫁给张穷这个人物呢?

    要知道张穷有多废物,他张口闭口就是一句话:我要挥霍,我要败家!

    别人问:为什么要败家?

    他说:我不败家,我浪费我爸妈的才华!

    李冰的女儿李秋雅想到自己竟然要嫁给这样一个人,以后就要跟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那是委屈得难受死了,可是如果说不这么做的话,老爸筹备不到款项,将会被银行起诉,抓去蹲大牢的。

    李冰已经坐下好长一段时间,李秋雅却皱着眉头,双手不断的搓着衣服,站着发傻。

    张天成打探着李家女儿,为什么一直站着不坐下呢,而且看着模样好像是刚哭过,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张天成问:“怎么了,以后要成为我们张家的儿媳妇,你不开心吗?”

    李冰看李秋雅就站着也不坐下,不断的给秋雅示意,还接二连三的拉了秋雅。

    秋雅依然站在原地不动,这可是把李冰急得,他站起来直接将秋雅往沙发上按,可是秋雅摆了摆身子,却将李冰推开了,委屈得眼睛里却流出了泪水。

    张天成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他迟疑的问李冰:“怎么就哭了呢?难道说嫁给我们张家,委屈你了?”

    李冰非常尴尬的样子,嫁给张家,无论怎么说都算得上上上嫁,怎讲得委屈呢?只要李秋雅开口答应做张家的媳妇,张天成立马答应替李冰还清外面所有欠款,并且再向李冰投资那几个项目注资一千亿软妹币!

    张天成现在说什么,他就答什么,就算是真的把女儿卖了,也答应啊,他觉得这笔买卖划算,培养这样一个女儿百万不到千万就可以了,现在换来了上千个亿,简直赚大了。

    可是,李秋雅听着大人把他当东西一样过户,买卖,心里一点都不是滋味,她是哭的更加厉害了。

    李冰生怕女儿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随即给了张天成一个笑脸,然后拉着李秋雅到一边儿去,小声的训责:“你这个刁蛮的东西,不知道你爹我养你这么大吃了多少苦吗?今天为你爹做出一点牺牲,不行吗?”

    李秋雅甩开李冰那双老手,哭泣着:“你就知道想你自己,要是把你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跟一辈子,你受得了吗?”

    话说李冰前一阵子还觉得跟女儿提出这样要求是有一点点的过分,可是现在张天成直接替他偿还银行里面贷款,并且额外做出巨额投资,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哪里还会想什么仁义道德、伦理三纲五常,李冰直接像个畜生一样,不要脸般说,“要是张家那个傻儿子娶你爹的话,你爹立马跟你妈离婚,嫁给这个败家子!钱吶?女儿,你知道吗,那是可以给爸爸挣钱的啊!”